He Jing | 贺婧





Copyright © 2014 He Jing Art.
All rights reserved.

石青——控制气候的剧场
(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

文/贺婧

原文刊载于Artforum中文网

“控制气候的剧场”与其说是一个展览,不如说是艺术家石青在草场地
实施的一个区域性方案的呈现。他带着一贯的警醒态度再次对当代艺术中固化了的展览形制提出了置疑:于是,当前方案的主体部分以多个流动车具的形式散布在草场地的各处空间中;而在香格纳画廊的展厅内观众则只能遭遇艺术家过去作品的线索(楼下)和对未来作品的规划(楼上)。展示空间的不集中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关系的割裂,事实上,草场地无论是作为地理现实或是社群现实都与这些空间中展出的因素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空间被杂糅在一起形成更为抽象的“剧场”。而“气候”在这里充当了“第三方”的角色,它作为一种象征动态的变量被引入,背后是艺术家始终坚持强调的创作活动之于艺术体制的“激活”使命。

“剧场”是石青作品中一路延续下来的重要线索,在剧场空间中对“身体”
(corps)的征用也是艺术家惯常使用的手法。只不过在近几年的艺术实践中,艺术家渐渐将“身体”从前台撤离出来,——它并未真的离开,而是以被抽空了身份和经验的方式转化成一种更为抽象的“单元”(unité)。这些单元可以是形貌相似的植物、木头或纸浆打造的模型以及发酵的面粉块,而艺术家对这些日常廉价材质的征用并不是出于对“打破艺术与生活疆界”的迷信,而是试图借用这些去除了性格的材质来确保一种中立(neutralité),从而使艺术生产时刻保持自觉和可激活的状态。对这些模块式单元的重复使用消解了个体的指向性,将注意力转向了个体在空间中制造的关系。因此“控制气候的剧场”更像是一个制图学图表(schéma de la cartographie),它屏蔽掉了剧场中各个单元的生命体征,以便使它们能够被顺利带入一种集体的、仪式性的共存关系中。

同时,展览在整个草场地区域内展现出一种“散漫性”(dispersité)特质,事实上从石青一直以来对植物的兴趣就能窥见这种散漫性:意欲打破植物学所指涉的谱系化、类型化的东西,尝试寻找不可被分类的和不可被安放的。“散漫”不是混乱和失控,而是对秩序的不信任。这种散漫的结构与带有中立色彩的模块单元一样,都证实了艺术家对于固化和秩序的警醒态度,以及对引入更多开放的可能性的诉求。